观注行业动态 把握发展新机遇!

了解信息动态 把握实事动态 促进市场开拓

BRE中国到伊朗快递专线 BRE-LINE 优质服务 始终如一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动态中心 > 行业信息

伊朗正式用人民币替代美元

日期:2019-12-08 人气:77 来源:BRE伊朗专线

BRE了解到:IMF在11月初表示,由于经济制裁,预计伊朗经济今年将进一步萎缩9.5%(2018年实际GDP增长率为-1.6%),并补充说该国明年需要国际油价接近每桶200美元才能实现财政收支平衡,截止11月16日,WTI原油期货报57.72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报63.30美元/桶。

数据显示,自今年5月美国升级对伊朗石油行业的限制以来,伊朗经济已经损失了100亿美元的收入,对此,中东海湾经济分析研究所表示,因原油出口是伊朗经济的主要收入来源,这使得伊朗经济被逆转,而早在上个月,伊朗政府也公开表示,伊朗正面临着最困难的经济形势。

伊朗货币里亚尔更是出现重挫,自2018年5月至今,已经贬值超50%,截止10月,伊朗的通货膨胀也已高达251%,几乎是官方宣布的通胀率10.2%的20倍,按照伊朗官方汇率计划,1美元大约可以兑换4.21万里亚尔,但如果按照灰色市场交易的话,一美元大概可以兑换12.5万里亚尔,可见在伊朗经济通胀抬升的背景下,本币购买力出现了快速贬值,进而引发物价和油价大涨。

最新消息显示,据路透社和FT在11月15日报道称,伊朗政府11月15日宣布上调汽油价格并实施新的配给制度,伊朗国家石油供销公司发布公告说,补贴汽油的价格从每升1万里亚尔(约合0.6元人民币)上调至1.5万里亚尔(约合0.9元人民币),家庭普通汽车每辆每月可按照这一价格购买60升汽油,超出部分的价格为每升3万里亚尔(约合1.8元人民币)。

另外,近几个月以来,包括饮料在内的伊朗食品涨价幅度也高达61.2%,比如,伊朗人日常离不开的蔬菜、西红柿、肉类、鸡蛋涨价尤为显著,按世界银行和惠誉的最新报告分析就是,伊朗本币里亚尔的大幅下挫、国际收支和外汇储备下降、财政赤字占比上升及快速递增的通胀将对伊朗国内投资和消费构成压力。

美元兑里亚尔走势图表

而这背后体现的正是,一旦哪个石油国不顺从石油美元,就会被SWIFT限制结算,导致无法接收海外客户汇款,进而直接影响石油贸易难以展开,而现在的伊朗就处在这种困境中,比如,伊朗从事石油等出口业务资金结算的重要国际金融生命线正在被限制中,另外像包括伊朗央行购买美元、发行债务及购买黄金等商品领域的美元结算也被升级限制中,同时像PayPal、Mastercard和Visa等支付工具在该国都是被禁止使用的。

美国财政部长上周在以色列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美国对伊朗经济的制裁远未结束,将继续增加对伊朗的经济压力,而就在10月,美国财政部已经有史以来针对伊朗央行实施最高级别的限制美元结算及其它经济制裁,因伊央行是伊朗经济最后一个资金来源,而自美国通过对SWIFT施加压力来限制其石油结算以来,已使其原油出口降低了逾8成,而这将伊朗的预算产生巨大影响,超过40%的已知财政支出由石油销售提供资金,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事情又有了新变化。

对此,伊朗金融论坛报近日援引伊朗颇具影响力智库伊斯兰议会研究中心报告称, 伊朗有必要与包括俄罗斯、中国、巴基斯坦和印度在内的主要贸易伙伴启动不在SWIFT国际清算体系内的央行间的货币互换合作,以帮助伊朗克服美国制裁的影响,据该伊媒称,伊朗央行已就此事与上述国家举行了会谈,而在此之前,伊朗已经与土耳其签署了本币进行双边贸易的协议。

与此同时,中国、俄罗斯、印度及欧盟国家也正通过石油货币、支付结算机制及融资等多个举措来帮助伊朗石油继续出口,作为回应措施,欧洲多国建立起和伊朗贸易支付的新渠道,不仅于此,欧亚经济联盟也正在制定一个无美元支付体系的共同制度,它与包括中国和伊朗在内的一系列合作伙伴签订了贸易协定。

最新进展是,据俄媒RT稍早前援引欧盟高级代表的消息表示,八个欧盟国家已加入INSTEX,旨在规避美国经济制裁,同时与伊朗进行贸易,另外,瑞士和比利时两个国家也将效仿,预计伊朗将在今年下半年批准该协议。

作为接下去的应对措施,伊朗石油行业也对此早有布局,一是,伊朗央行已经宣布正式把人民币列为三大主要换汇货币,并替代了原来美元的位置,二是,伊朗正在扩大石化商品的对外出口,找到了新的买家以弥补石油销量的下滑,截止目前,伊朗从从石化出口中获得了110亿美元;除此之外,伊朗也将目光转向了数字货币,伊朗已经在数周前宣布要发行自己的加密数字货币以绕开美元限制交易,并将原油、黄金作为实物抵押。

这也意味着,伊朗继委内瑞拉后寄希望于加密数字货币能打破美元的封锁,实现石油经济跳富和走出经济困境,寻找另一条出路。最新消息显示,路透社称日本财政省也正在主导建立一个能绕开美元,类似于SWIFT的全球加密货币支付体系,并可与包括伊朗在内的国际市场在石油等商品领域进行交易,从而实现去美元中心化。

不仅于此,目前,中俄也正在积极发展自己的跨境支付系统和数字货币体系,据悉,目前该系统正在与伊朗、土耳其等国进行谈判,以便系统对接。稍早前,据伊朗工商业矿业和农业商会透露,昆仑银行已宣布,它将在今年12月底前继续与伊朗进行银行交易,并仅使用人民币进行金融交易结算,这也意味着,伊朗央行继把人民币列为主要外汇货币后,不久之后,也可以用这个交易系统用人民币购买中国的商品,并与欧洲结算系统一道,增加经贸往来并为伊朗经济注入新的活力,这对于人民币来说,有可能会成为东风,并为包括伊朗在内的产油国交易者提供新的石油货币的选择。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中国与伊朗经济的其它领域合作也正在扩大,在非石油贸易方面,伊朗从中国的进口主要包括中间产品和技术服务,还可以在城市规划,文化交流,商业协议,投资和旅游等进行合作,这对伊朗工业的供应链和非能源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而在伊朗经济缺乏受美元限制结算的全球银行提供融资情况下,中国可能成为伊朗最大的资本来源,并为其基础设施项目融资。

据伊国家石油公司董事总经理称,中国投资者已投入近50亿美元以协助升级并发展伊朗东南部的炼油厂,其中1月初向伊国有石油公司NIOC注资了30亿美元,以共同开发伊油田资源,这更意味着,伊朗央行把人民币列为外汇货币后,也更加方便伊朗用人民币购买中国的商品,因此伊朗央行的这个举动将会非常关键。比如,2018年11月已经有130余家中国企业在伊朗举办了中国品牌商品展就是最生动的注脚。


请勿非法窃取本站所有信息内容及图片,如经发现一律起诉处理,请自重!